静默无声

cn紫琊
coser画手文手三修 主修仙
同性恋女孩
现主凹凸世界
杂食党,但主食雷瑞 安卡 凯柠
不喜勿喷。
扩列QQ:1263007861

记梗

记个梗,放飞一下自我真好。


其实就是小瑞(13)和雷大猫猫(18)的小日常

格瑞每天晚上都要喝一杯热牛奶才会去睡觉,所以雷狮订了鲜牛奶每天晚上给格瑞温牛奶喝。(没错,雷狮就是这么贴心)结果那天雷狮不小心把牛奶热过头了,喝的时候会很烫,于是格瑞便转着杯子慢慢的喝。雷狮看见格瑞半晌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格瑞,你这是在喝大碴子吗。”格瑞只是静静地喝着牛奶没有说话,直到喝完牛奶以后才有了动作:在雷狮把杯子打算接过来的时候直接把杯子呼在了雷狮的脸上,然后扭头回房间了,随便把门也锁上了。于是乎,雷狮不仅在沙发上睡了一宿,格瑞还一周没有理他。不过牛奶还是一直在喝就是了。


卡萨布兰卡

雷瑞 ABO现代背景
可能会轻微ooc
幼儿园文笔,勿喷
(一)
格瑞消失了。等到雷狮回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格瑞的生活用品,留下的只有淡淡的薰衣草香和茶几上的一张纸条。雷狮将玻璃茶几上的纸条拿了起来,上面写着“不要来找我,永别”。雷狮死死的盯着那张纸条,眼中充满了愤怒和一闪而过的惊慌。随即扔下了纸条转身离开了房间。 格瑞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消失在了雷狮的生活中,雷狮曾试着利用人脉到处寻找,但是,格瑞就像从未出现在他生命里一般,彻彻底底的消失不见了。
——七年后——
A市
雷氏集团的办公室里,雷狮靠在椅子上翻着相册,突然听见敲门声便收在一边。“大哥。”卡米尔拿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递给了雷狮。“我刚刚查到了这个,那个人的确和当年的事情有关联。”雷狮看了一眼文件便撕碎扔进了垃圾桶。“卡米尔,这件事回来以后我亲自处理”雷狮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照片,站在了落地玻璃前。“陪我去个地方,我想再去看看我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伦敦的城市街头,格瑞一手抱着一大束鲜花,另外一只手拉着一个女孩。“爸爸,今天是要去看谁吗?”“爸爸以前的大学教授。”小女孩眼睛突然一亮。“真的吗?那爸爸的老师现在一定是个老爷爷了吧,诺诺也可以看看吗?”格瑞轻笑着揉了揉简诺长长的白色发丝。“简诺到时候要乖乖的。”简诺犹如星空一般的紫色眼眸更亮了,头点的像小鸡啄米。“嗯嗯,诺诺很乖的,不会会给爸爸添麻烦的。”
格瑞领着简诺走到了大学门口,将鲜花递到简诺的怀里后把她抱了起来才走进大学里,形形色色的人走在道路的两旁,路边的树上飘下了片片花瓣和些许绿叶,显得整个学院都笼罩在粉色的雾气里一样。“爸爸爸爸,这里好漂亮啊,和照片里的样子一模一样。”简诺瞪着圆圆的眼睛东瞧瞧西望望,紫色眼眸闪着光芒。“诺诺,等一下记得不要在教学楼里大声说话,记住了吗?。”“嗯,爸爸我知道啦。”
教学楼里就如格瑞所说的一样,每个安安静静的,有的只是翻书的声音。格瑞抱着简诺快步的上到了三楼,来到了一个办公室门前。格瑞将简诺放了下来轻轻的敲响了门后便带着简诺走了进去。
老人看见格瑞来探望自己时感觉很意外却也很高兴。格瑞本就不太爱说话,只是坐下和老人寒暄了几句。当他提到简诺的时候,格瑞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她是我的女儿”。并没有想再多说什么的意思。和老人又简单的交谈了几句便带着昏昏欲睡的简诺离开了。 接下来格瑞还会领着简诺去哪里呢? A.以前的教室
B.教学楼后的老花棚
C.天台
D.回家
PS.只限五天时间哦✧٩(ˊωˋ*)و✧

写个沙雕梗

各位脑斯如果有喜欢想写的,也可以抱走哦⊙∀⊙!
瑞瑞和雷总在已交往的前提下住在一起,但是不在一个学校上学,平时瑞瑞也是坐公交车回家,不需要雷总去接他。结果有天瑞瑞坐的公交车突然抛锚在路上了,本想坐别的车回去但是等了半天附近都没有别的车经过(没错,就是这么巧合),纠结半天才给雷总打电话。
雷总一听就说骑着自行车去接瑞瑞,瑞瑞说了位置以后就站在路边等着,平时半个多小时的路程雷总二十分钟就骑到瑞瑞说的位置附近了,结果雷总到是到了,但是直接从瑞瑞面前骑过去了,完全没有注意到瑞瑞。后来,重新返回来的雷总不仅被瑞瑞胖揍了一顿到家以后还没饭吃连晚上睡觉都是在书房睡的。

紫琊有话说:那个……不喜欢也不许乱喷一气哦,不然我会生气的!

记梗 勿借梗,勿喷
人是自私的,别人的事与永远自己无关。
“一切都是假的,你说你那么较真干什么啊。”
‘我没有啊……’
“你那么矫情给谁看啊,真恶心。”
‘我没有的,对不起……’
“你消失了大家都好过”
‘为什么……要这样说……’
“发生什么了吗?” ‘谢谢,不用关心我的。’
“你只是在胡思乱想而已嘛” ‘我真的没有胡思乱想的……’
‘如果我消失了,你会不开心吗?’
“你想太多了吧。”
那些声音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循环播放,那些嘲笑声、冷言冷语一个接着一个的在耳边嘶吼着狂吼着,她紧紧的捂住了耳朵,既没有皱眉也没有哭泣,因为在很久以前她便深刻的明白了,哭泣只是无用功而已。 她从柜子里翻出了她那条最喜欢的黑色长裙,穿好了以后她突然转起了圈,裙摆像一朵黑色的妖艳花朵,旋转着,转着,她跌坐在了地面上,她呆滞了几秒后突然用力的撕掉了双臂上缠了许久用来遮住自残留下的疤痕的绷带,撕碎了绷带后又举起了放在一旁书桌上的美工刀,割断了早已齐腰的长发。轻轻的,她的唇紧紧的抿着,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长发一缕缕的掉落在地上,将那一头秀发割到了参差不齐才罢手。在她去往天台之前,还将地面清扫干净了。
她一阶一阶的向那个破旧的天台走着,她喜欢去那个天台望天。可惜这些没有人知道。天台门上经历了岁月的摧残已经变得锈迹斑驳,门上的锁也早已没了踪影,这也给她找到一个可以躲避现实的地方的机会。 她站在天台上,看着满天红霞,黑暗在天的尽头弥漫开来,像一只手一点点,一点点的伸了过来,红霞也在黑暗的压迫下消失殆尽,变得浑浊不堪。
黑暗一点点的侵蚀到了她脚下楼房的墙体,她站在天台边静静地凝视着靠近自己的深渊。 黑暗之中,她看见了那些森森白骨,他们的手都向上举着,就像在邀请着她一般。突然,她笑了,笑的那么的开心,笑着笑着眼泪也跟着夺眶而出。 她脱掉了鞋,站到了天台边缘轻轻的张开了双臂,如同落叶一般飘进了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深渊里,仿佛有无数看不见的双手蒙住了她的双眼、捂住了她的嘴、束缚住了她的四肢,将她不断的向下拖拽着。但是,她却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这么沉睡下去对谁都好,没人会伤心没有人会难过。恍惚间,她仿佛看到了什么一般,突然含着泪光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再见了,我生活过的世界。’
……
“她怎么说没就没了啊”
“是啊是啊,她明明那么爱笑,怎么就跳楼了啊,我们前几天还一起玩呢。”
“谁知道呢?又不关我们的事。”
“可是,她也曾生为人啊,这样真的好吗?”
“你又不是她的什么人,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

黑色的光

尽管这次抽到的设定让我无限头秃,但是身为起名废,文笔炒鸡辣鸡的我在这里大喊一句:雷瑞群一周年快乐啊✺◟(∗❛ัᴗ❛ั∗)◞✺祝雷总能够早日日到瑞瑞(ಡωಡ)
叛军雷×黑暗法师瑞
PS:极度ooc 前后死活不通 慎点
“我会让你成为我的人。”这是雷狮见到格瑞时说的第一句话,那时相较于格瑞整洁的衣物,雷狮便显得狼狈许多,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有的地方还在渗着血。“幼稚。”格瑞挥了挥手里的法杖,将雷狮抬了起来。“如果你不想死就别乱说话。”说着,格瑞扯了扯黑色斗篷,将自己的头发和脸庞完完全全的遮挡住。“喂,你明明那么好看,为什么要挡住脸啊”格瑞的手微微一顿,抬头看了一眼面前。“有些话我只说一次。”随后格瑞转身就走,将雷狮扔在了原地。 那一次让雷狮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也让格瑞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软容易吃亏。 用格瑞的话来说,雷狮是一个强行进入他的生活的一个人,住进自己的临时居所不说,还用借身上有伤为由和自己住在一个房间里;经常去喝酒撸串也就算了,居然还到处惹是生非。以至于到后来雷狮告诉格瑞他是从军队里逃出来的人的时候都一度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回去救他回来,把他扔在那里让他自生自灭就好了。 但用雷狮的话说,格瑞是一个最不像黑暗法师的黑暗法师。明明应该是个恶人,明明应该恶名昭彰,却没有人知道有这么一个黑暗法师住在这里。即使他自己很强,却是除了救下自己的那一次从来没有用过人们所说的邪门法术,甚至平时还会种些花草。总之,在那些村民的眼中,格瑞就是一个无依无靠且总是披着一件黑色斗篷为人冷漠的年轻外乡人。 “喂,格瑞,陪我出去走走吧。”雷狮倚靠在门口看着正在给花盆里的蓝玫瑰浇水的格瑞,印着星星的发带尾部随风飘扬着。“大不了有什么要买的我请客。”“你是不是又要去喝酒。”格瑞背对着雷狮将花盆放回到架子上,肯定的说。“算了,我今天要去采办一些生活用品,那么就一起吧。”格瑞刚要拿起那件黑色斗篷,便被雷狮一把捞走了。“格瑞,别披斗篷了,就这么出门吧,反正没人认识你。” 集市上人来人往,雷狮拉着格瑞东逛逛西看看,格瑞则紧抿着薄唇,思索着为什么刚才要答应雷狮。仿佛感觉到手心里那人的躁动和不安,雷狮握紧了格瑞的手。“没事的,有我在呢。”格瑞点了点头,习惯性的想要去扯一扯斗篷,却硬生生的止住了这个动作,惹得雷狮不禁失笑着摇了摇头。 于是雷狮就这样拉着格瑞走了一下午,格瑞便静静的跟着。“听他们说,今天晚上有流星雨,一起吧。”格瑞静静的跟着雷狮,安静的像颗紫水晶一般。“那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同意了。”说着,不顾格瑞的反抗一把扛起他便慢悠悠的往山上走去。 等到雷狮带着格瑞到达山顶的时候天已经黑下去了,雷狮将格瑞放下后仰头望着犹如极光一般的浩瀚星河,绛紫色的眼眸闪过不可言说的意味。“大家都说,人啊,总是看不起比自己弱的人,又讨厌比自己强的人。但是格瑞你知道吗?”突然,雷狮转头看向了格瑞。“我知道你很强,但是我不讨厌你,也不愿讨厌你。”格瑞就这样静静的任由雷狮抱着,浅紫色的眼眸里闪着微光,沉默良久后将才手轻轻的搭在雷狮的后背上拍了拍。“我也是。” “格瑞,我爱你。”“嗯,我知道了。” 夜空下,紫色的星光微闪,谁也说不清到底是天上的星空倒映了在对方的眼眸里,还是眸中的微光照亮了紫色的星空。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雷狮和格瑞谁也都没有再次提起那天晚上的事,只是像往常那般做着什么。但是他们知道,有什么变得不同了。他们都以为日子会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时,一件意料之外却又在意料之中的事打破了这份平静。 “快!就是这里”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门外嘈杂声让雷狮都不禁微微皱眉。“格瑞,他们这是要……”与此同时房门被人“嘭”的一声粗暴的踢开“快抓住那个法师,不能让他跑了!”人们提着各种武器围住了格瑞,生怕他会做些什么一样。格瑞将手里的水壶放下,平静的转身面向那些人。“我和你们走,走吧。”雷狮上前想要去拦住那些人却不知道被谁用棍子敲晕了,等到雷狮醒来赶到的时候,格瑞被村民们绑在用木头搭起的架子上,周围早已堆好了泼了油的柴火。 “一定是那个法师对刚才那个人用了什么邪术,不然为什么会那么护着他,还是快烧死他最好!”“没错,就这么定了,快烧死他!” “可是……可是这个大哥哥从来没有做过坏事啊……为什么要烧死他……”“就是啊…明明那个大哥哥什么都没做过啊…”“你们小孩子懂什么!赶紧回家去!” 隐隐约约的听到了雷狮的声音,格瑞略显迟疑的望了过去,看到雷狮后便闭上了眼睛。不去看村民将火把扔向柴火垛,也不去看雷狮几近崩溃的神情。 雷狮几次想要去救下他,但是被人按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熊熊火焰中那抹身影一点一点的消失,脑海中突然响起了格瑞的声音。“雷狮,忘了我。还有,我爱你。”“格瑞!” “那……那后来呢?”一座房子的小院里,一个小女孩静静的坐在一个男子怀里,仰头望着他,还时不时的伸手去摸男子垂下的银发。“后来……”“后来啊……就是天上下起了很大很大的雨,于是那个人趁乱救走了法师,从那以后他们二人远走他乡隐姓埋名,再后来呢,又捡了个孩子养在身边。”这时,一个黑发的男子将女孩抱进自己的怀里,揉了揉女孩的一头秀发。“好了,别缠着你母亲了,出去玩一会吧。”“嗯,知道了,父亲。”等到女孩走远后,格瑞看着雷狮微微抿了抿唇。“你又想干什么。”“没什么,就是啊……”雷狮则笑着吻了吻他的额头。 “你还在我身边,是我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嗯,我也是。” 【End】